钢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希拉里大法官之争对11月的大选投票意义重大电焊

发布时间:2020-10-19 05:25:10 阅读: 来源:钢笔厂家

好莱坞电影的情节在美国真实上映。距离美国总统奥巴马卸任还有11个月的时间,在日趋激烈的总统大选活动下,在职期间最长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的猝逝为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带来了巨大挑战,也让迷雾中的美国大选更加扑朔迷离。

北京时间2月14日,斯卡利亚在睡梦中离世。普雷迪西奥县法官格瓦拉告诉福克斯新闻,她已证实斯卡利亚死因并无可疑,同时还表示,她已经告知当地的调查人员、美国法警以及斯卡利亚的家人和私人医生,没有必要进行尸检。格瓦拉表示,斯卡利亚的医生告诉自己斯卡利亚曾受到一些轻微疾病的困扰,

当晚8点半,本来在度假打高尔夫的奥巴马召开紧急记者会,一方面表示对斯卡利亚大法官的悼念,一方面明确表示自己将会提名斯卡利亚的接替者。虽然这番表态形同向共和党宣战,而担任参议院多数党(共和党)领袖的米奇·麦康奈尔表示大法官的职位空缺应保留至新总统上任。他的这一观点得到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全力支持。

在相当多的时候,大法官的任命会以不同政治派别之间博弈的面孔出现在人们面前。美国历史上,历任大法官均由美国总统提名,再经参议院批准。因而总统提名往往会是与他和他的党价值观乃至政治上投缘的人。对1789年至今112位获任大法官政党归属统计显示,90%以上与在任总统同属一党,绝大多数情况下,大法官提名通过时,同一政党把持着参议院。民主共和两党谁执政的时间长,大法官亲自由派或亲保守派的通常也会更多。

因而,斯卡利亚之死意味着多年来陷入严重对立的高院又迎来一个关键的历史转折点,也预示着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中,两党将进行一场有关继任大法官人选的较量。

党派较量

“斯卡利亚的继任者”已成为竞选活动中的头等话题。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在南卡罗来纳州辩论期间,争先恐后地对保守派的斯卡利亚进行赞颂,同时一致表示力挺麦康奈尔。“米奇·麦康奈尔和所有人都要来阻止提选继任大法官。”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朗普说道。然而特朗普的竞争对手、得克萨斯州州议员特德·克鲁兹则表示“假如唐纳德·特朗普当上总统,他一定会任命自由派大法官。”两大党派一直都劝服选民们相信总统大选的风险是很高的,尤其是下一届总统会手握三个大法官的名额。如果共和党候选人当选总统,选出的法官将会逐条废除堕胎权、奥巴马的医改计划以及有关移民的行政命令。

民主党则表示他们需要将高院从五比四这种以保守派占多数的局面中扭转过来,因为这种情况有时会阻碍奥巴马政府重大举措的推行。民主党在宪法规定的执政期内试图将共和党刻画为蓄意阻挠的形象。参议院民主党领导人哈利·里德表示:“要提防把继任大法官的人选拖延至奥巴马任期结束的做法。大法官职位的空缺将是参议院履行宪法职责中的一大败笔。”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也表示:“大法官之争对11月的大选投票意义重大。无论共和党喜不喜欢,无可否认的事实是巴拉克·奥巴马总统的任期到2017年1月20日才结束。”

此外,共和党还想从两党和政治大氛围中等待谁会成为继任法官的提名者。当然这样做也是有风险的,如果民主党在11月的选举中赢得胜利并取得了参议院的多数席位,那么相比如今共和党能参与协商提名大法官,届时的新任大法官会更偏向为自由派。

以斯卡利亚大法官为例,他在1986年被时任美国总统、共和党人里根提名,在其30年的职业生涯中因反对堕胎、同性恋和控枪等问题而深受共和党支持,被誉为美国法律界的“保守派旗手”。在一些政治化比较明显的案件中,甚至可以通过大法官的政治倾向直接预测判决结果。

“98票对0票”

意大利裔的斯卡利亚1936年3月11日出生在新泽西州。初中毕业后,他考上了位于曼哈顿岛的圣弗朗西斯·泽维尔高中。斯卡利亚在这里接受着传统的天主教学校教育,要学4年拉丁文、3年希腊文。他告诉自己的传记作者琼·比斯丘皮克:“我在那里学到的是,不要尝试把你的宗教生活与智识生活分开,两者是不可分割的。”

1957年,斯卡利亚进入哈佛法学院,毕业之后斯卡利亚在克利夫兰的律师事务所工作了六年,此后他成为弗吉尼亚大学法学院的一名教授。

这也许是某种家学渊源。斯卡利亚的父亲从哥伦比亚大学拿到博士学位后,出任布鲁克林学院的罗曼斯语教授。在斯卡利亚心中,“我的父亲是一个远比我聪明,也更具学者风度的人”,“他面前总放着一本书”。其母亲也在学校任教。在郡里担任检察官的舅舅,则是斯卡利亚少年时代的偶像。

1971年他成为尼克松麾下电讯政策办公室的法律顾问,处理有线电视工业的发展事宜,次年被提拔为独立研究组织“美国行政会议”的主席,并在那里工作至1974年。到了杰拉德·福特总统时期,斯卡利亚出任助理司法部长,执掌法律顾问办公室,这也是威廉·伦奎斯特出任大法官前担任过的职务。

1986年,首席大法官沃伦·伯格宣布退休。里根总统宣布了接任者必须具备的条件:智慧过人、业务娴熟、正直忠诚、“审判席上的解释法律者,而不是立法者”。在司法部长埃德温·米斯的建议下,里根决定提名联席大法官威廉·伦奎斯特出任首席大法官,并提名斯卡利亚接替伦奎斯特。提名宣布后,有记者问斯卡利亚将如何应对参议院围绕提名产生的争议,斯卡利亚冷笑回应:“我没什么想法,我又不是个政客!”

结果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争议。民主党参议员们都把精力放在阻击伦奎斯特出任首席大法官上。当时共和党人已经控制参议院,与民主党参议员的人数比为53对47。民主党认为,斯卡利亚最多也就是伦奎斯特的小跟班,无法改变最高法院的力量对比,干脆送个顺水人情。最终投票结果是98票对0票,连一张反对票都没有,斯卡利亚成为最高法院第一个意大利裔大法官。这些民主党的参议员们都没能预测到未来的斯卡利亚会成为怎样的狠角色。

“喜剧之王”

“如果把思想比作肌肉,那么把最高法院开庭场景播放出来,斯卡利亚可能就是美国司法界的阿诺德·施瓦辛格,”专栏作家乔·摩根斯顿在1993年某期《花花公子》(Playboy)上这样描述,“当他聆听那些倒霉的律师陈述时,会抬头表露出要求出示证据的表情,或者在桌前像弹钢琴一样弹他的手指,弹钢琴是他在庭下爱做的事情。说话时,他会用食指向前猛戳,以强调关键字眼。”

斯卡利亚在法庭上收放自如,台下的律师们反而如履薄冰,他们总是困扰于斯卡利亚的盘问路数和那些逻辑陷阱。有一次开庭,斯卡利亚假设了一个案例,律师被问得措手不及,以“此案与在审案件无关”作答,结果被斯卡利亚顶了回来,他说:“不行!就算这个案子是假设的,我也需要你的回答!”对于律师们的洋相,斯卡利亚似乎也乐在其中。有一回,他对一名过于紧张、开庭时还要在一堆案卷里翻找辩护词的律师说:“我们慢慢等,要是你找着了,请喊一声‘Bingo’。”

“斯卡利亚大法官是最高法院里最自以为是的控告者、讯问者、阐明者或审理者—这要看谁会遭受他的炮轰了。”对于乔·摩根斯顿的描述,律师们当然深有感触。有律师形容斯卡利亚的提问风格:“就像一只大猫在把玩一个毛线团,一点点往外抽。”

媒体送给斯卡利亚的绰号是“喜剧之王”。不仅因为他在法庭上机敏睿智,总能令听众接连笑场。生活中的斯卡利亚,也是个妙趣横生的人。如果有人在报刊撰文批评他,哪怕只是街头小报,他也会给报社老总写信,指明哪些内容实事求是,哪些属于造谣诽谤。他在担任助理司法部长期间,曾经为一起小纠纷,跑到小额诉讼法庭去打官司,把下级法官都吓了一跳。他不介意自己在公众场合被认出来,但需要确保自己形象无损。一次,他在华盛顿一家健身俱乐部健身,身边的一名律师觉得这个奋力运动的胖子看起来有点儿面熟,便问他是不是斯卡利亚大法官,他笑着回答:“不是,斯卡利亚比我本人要瘦。”他携全家去西部旅行,酒店前台职员看到信用卡上的签名,问他是否与最高法院某个家伙同名同姓,他反问:“这儿到底有几个安东宁·斯卡利亚?”

关注有惊喜

防爆窗厂家

印尼菠萝格

郑州美甲学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