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新兴市场会不会重蹈1997

发布时间:2020-10-17 01:49:31 阅读: 来源:钢笔厂家

新兴市场会不会重蹈“1997”

当内地投资者还在忧心忡忡地关注A股如何收拾残局的时候,中国经济的增速放缓已经再次引发了全球资本市场的警觉。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的经济体,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带来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广泛。更为宏观的观察发现,今年以来新兴经济体广泛面临着货币贬值压力,其国际收支出现迅速的恶化,外汇储备急速减少等难题。

当内地投资者还在忧心忡忡地关注A股如何收拾残局的时候,中国经济的增速放缓已经再次引发了全球资本市场的警觉。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的经济体,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带来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广泛。更为宏观的观察发现,今年以来新兴经济体广泛面临着货币贬值压力,其国际收支出现迅速的恶化,外汇储备急速减少等难题。一些积极看空新兴市场的投资者甚至认为这种类似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期的现象可能引发更大范围的经济危机。  从这些表象而言,目前的状况用粗线条勾勒出来的情景是:美国加息预期的加强,中国经济的减速的确都是可能引发新兴经济体资本外流、经济减速的外部因素。但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速放缓问题在2014年就已经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目前这种强烈的担忧并不能都归罪于短期中国经济面临的一些表面现象,中国只不过是全球最重要的也是最有代表性的发展中国家,因此承受了更多的关注罢了。更重要的是这些国家自身存在的结构性问题,美国金融海啸以来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后,经济结构问题的矛盾越发突出,特别是债务规模的快速扩展累计起来的问题已经难以用以前的发展模式来拖延,部分国家甚至可能受到更大的冲击。

新兴市场眼下的问题实际上自2000年以来的快速发展期就埋下了种子,那段时期以来新兴市场的经济成长率大幅超越发达国家,引发了一轮新兴市场热潮,到了2013年发达国家的全球GDP占比首次低于50%,这主要是起因于以中国为首的新兴经济体的迅猛发展。这些发展中国家和一些中等发展经济体一些受益于全球化进展带来的外部需求增长,还享受到中国经济扩张伴随的资源需求增大引发的红利。虽然习惯上外界喜欢把这些国家分类为资源国和非资源国,但实际上包括中国在内这些年的经济发展和成长钝化依然具有一定的共同特征。  实体经济上的特征而言,首先是人口大国几乎都具有高成长的特征,一个重要的代表就是金砖四国。人均GDP的增长成为推动世界经济扩展最直接的源泉,而中国由于人口红利,拉动作用毫无疑问是最为明显的。其次,资源国的数量众多,以巴西,南非,俄罗斯,印尼等国为代表。在美国引发金融海啸,中国经济增速从2011年开始下台阶以后,工业生产和消费的全球化结构下的总需求减弱映射到商品市场上的负面影响逐步显现,这些国家无一例外的也出现了经济增长减速的现象,实际上也并不奇怪。  但更为一致的现象发生在金融层面。在经济迅速扩张期,这些国家和中国一样都出现了投资扩展的局面,就投资与GDP规模的比例而言,中国接近50%的规模固然雄冠全球,资源国的印尼,中南美诸国,甚至非资源国的印度,越南等都经历了一个上升时期。与此同时,很多新兴经济体的出口依存度也不断上升,东盟等有着出口传统的地区基本维持70%-80%的依存率,越南等后发小国更是出现了大跃进,从1990年代中期的30%一直提升到2012年的80%之巨。俄罗斯,巴西,中南美的资源国虽然在2008年之前也是维持了逐步上扬的趋势,而且这伴随着巨大的民间信用的规模扩展。  在金融危机后,美国中国欧洲等巨大经济体都使出浑身解数来阻止经济状况的恶化,这些措施虽然成功地切断了金融恐慌和经济危机的传导路径,但现在看来带来的副作用也是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要的结构性问题被保存下来,现在成为各国当局者难以处理的定时炸弹,宽松的货币政策维持了民间信用持续的扩大趋势。按照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多数新兴经济体的民间信用对GDP占比在2012年末都超过了2007年末,南非等国虽然有所压缩,但该比率本身就接近200%,也就是说其债务危机的种子并没有消除。  美国缩小量化宽松,加息预期逐步走强的情况,无疑是美国经济开始走出病态恢复健康的信号,虽然世界银行等机构还是呼吁美联储照顾海外市场的反应推迟加息,最近美联储的资料显示他们并没有认为自己有义务为他国牺牲加息的时机。新兴市场也不宜对此抱有幻想,那些贸易面有经常赤字,物价上涨的国家,比如巴西,已经不得不在经济走弱的情况下被迫加息,这又反过来加剧了经济下行压力。这种情况在资源国更为严重,表面上一个直接的原因在于国际商品价格的低迷。然而对比沙特的产油国,巴西俄罗斯这些国家的经济结构依然显得更为脆弱,出口产业的多元化,高附加值化成为其中长期最重要的经济课题。  毫无疑问的是目前资本市场看重的焦点更集中在金融层面,这种关注之所以成为新兴经济体当局者的压力也无非是各自的金融体系原本具有的脆弱性问题,而这些问题的解决必然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决策层来推动和执行强有力的改革措施假以一定时间才能完成。而且这个体系的构筑物以需要建立在重视和尊重市场原理的基础上,积极推动内部改革,培育符合自身经济特点的成长产业的同时,提高政府和企业自身的管制水平,这些看起来毫无新意的口号实际上正是所有新兴经济体最需要解决的切实课题。多数新兴市场具有的人口结构优势依然存在,潜在成长力是否可以得到有效的释放,主要取决于改革的进展,除此之外并没有捷径可言。

alevel补习机构

alevel课程补习

ib辅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