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之近水含烟夜行-【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39:36 阅读: 来源:钢笔厂家

步入客房,莫含烟才知那掌柜坑了她。

这床也太小太窄了点吧!免强容得下她这小身板!

可像师父这样身材颀长高大的,很容易摔下床的!何况两人挤在一块!

这一想,觉自己思想有些不正!呸,谁说要跟他挤一块的!

怎么说现在也是两个大男人,挤在一块算怎么回事?就是两人本来的身份也不可以!

莫含烟望望眼前的床,终觉受罪的那个会是自己。

眸光不时又望向天迦黎,见他一脸笑得得意,隐约有什么阴谋在眸底酝酿,不由眼皮直跳。

只好从床上取下被子和枕头打地铺。

算了谁叫她是个仆人呢,仆人就是睡地板的命!

天迦黎见她忙碌,忙阻止她说:“睡榻上去!”

莫含烟按起被褥上的手微微一怔:“我睡榻上,师父岂不要睡地上了!”

“谁说为师要睡地上的!”

“啊!难不成,师父要……”后面的话她道不出口,实在让她臆想翩翩。两颊不时燃起红云,这娇羞的模样,惹得天迦黎发笑。

“人小心思倒挺多,让你睡你就睡!”

说时素指往地上一点,一个金色蒲团在地,他双腿一盘,就着蒲团打坐起。

莫含烟这才知自己误会他了,那人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与她挤一块,不免有些说不出的失望。她只好乖乖爬上床。

睡意朦胧中,感觉床的一边似乎往下沉了沉,熟悉的气息迎面扑来,心没来由觉得安稳,她朝那气息奔去,双手圈住对方的腰,头往对方怀里拱了拱。

天迦黎身躯一僵。

没想到她这么直接大胆。

没有波澜的眼眸,顿时掀起滔天巨浪。

怀里的人儿已开始发育,身躯隐约有了女人的美好。他有多久没这样抱过她,十万年了!算一下,居然会是这么久,久得他都快要忘记曾经的这份美好。

他以为自己定性素来好,对于这种事克制力也比常人强,可是遇上她,不管是前世还是现在,总让他像着了魔般难以克持。

该死,她还是个孩子!更何况还是具凡躯,如何能承受得了他的神恩!不行,他要的是与她的长长久久,天久天长!不能急于一时!他要等,等她修练至地阶八级!想到这,下决心,一定要尽管提升她。

天迦黎闭闭眼,运用玄功将体内燥乱奔涌的血脉压制,然而仅一会,莫含烟又凑上来。

属于她的气息,扰乱他不能好好运功,不得已他只好放弃运功。望着怀中八爪鱼似的莫含烟,云袖一挥,终将她推了开。

莫含烟一觉醒来,天迦黎已不在。朝窗外望望,见外面还是黑漆漆的,心下一想,慌忙便将衣物穿戴整齐后,从窗子里跳了出去。

白天她没进莫府,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不能。

她不能将身份暴露,毕竟八王爷的势力之大,若被发现,难免不会被人盯上,继而来个斩草除根。

虽然有天迦黎这个神棍在身边,但他是神,对这种事不屑参与,就算要参与依他的脾性只会光明正大,直接将那八王爷劈成烟尘,可这样一来,整个皇室都会与神宗门为敌,那她的过错就更大了。

莫含烟觉得此时去正是好时机。她翻墙入院,瞧着那熟悉的一花一木,眸里莹莹泛起泪光。

昔日热闹温馨的莫府,如今只剩下杂草丛丛的院落和空寂寥寥的屋舍,一般凄凉死寂之气萦绕在屋内。

莫含烟一步一挨地在院中走去,最后停在某个地方,缓缓蹲下身。

她记得这是当年哥哥护她倒下的地方,事隔三年,这青石板上仍留着斑斑血迹,可见当年的灭门案有多凄惨。

“哥哥!”莫含烟弯腰抚着那斑斑血迹,宛若在抚哥哥的脸。

父母兄长死得那般凄惨,她甚至都没机会将他们的尸骨安葬,想到这,她几乎不能原谅自己。可当时的情景,不是她能办到的。

突然一抹黑影从屋檐处跃来,一把森寒灵灵的刀借着月光泛出银光。

肃杀之气萦绕,莫含烟将手按在琉璃剑上,随时拔剑出鞘。

“谁?滚出来!”莫含烟没想到会有人来。

那黑衣人闻声一怔,乌黑的瞳仁,隐隐泛起一股兴趣,持着大刀从屋檐上纵下。

来人蒙着面纱,举刀挥来。

莫含烟拔剑挥上,与黑衣人厮打一团。

两人从地上打到屋檐,黑衣人招式狠绝,几乎逼得莫含烟无处还手。这样的招式,在世间算是顶绝。

这样的人怎么出现在这里?是来等她的?

莫含烟心中警铃大作,下决定心,非瞧他真面不可。

黑衣人剑术虽高,但不会法术。

莫含烟被逼到这步,不得不使点伎俩。纤指一点掐起暗诀,黑衣人瞬间被定在原地。

莫含烟大步上前一把扯下他的面纱,见是张温润如玉、俊美无双的脸,不由微微一顿。

想不到,这人长得这般文弱,身份居然是个杀手!

她此时一副少年装扮,在对方眼里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子。

莫含烟嘴角一扬,给自己壮上几分士气,凑近黑衣人道:“来莫府做什么?”

黑衣人望望她,乌黑的瞳仁晶亮的好比水晶石,薄唇一抿轻笑道:“那你又是来做什么?”

莫含烟没想到会被他反问,嗤笑道:“自然是来查案的!”

“查案?”黑衣人眸底泛起一道不易察觉的精光光,似乎对她越发来了兴趣。

继而又说:“你也觉莫丞相一家是冤枉的!”

莫含烟心口一顿,没想到这话会从别人口中说出。

她怕自己身份败露,扬嘴一笑说:“目前尚不确定!”

回头一想,这人拐弯抹角的套自己话究竟寓意何为?她若承认是冤枉,等于承认自己的身份。毕竟能与莫家直接扯上关系的都在那一夜间屠尽。

心下一骇,将剑抵至黑衣人脖颈说:“你是何人?”

黑衣人低低一笑,回首望她:“我是何人,你很快就知道!”

莫含烟觉得他像是在告诫自己什么?

正在思索间,一群身着夜行服的士卒,翻墙跃檐而来。

龙征七海破解

新征战安卓版

热血江湖变态版

相关阅读